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跨越式发展的体制创新问题研究

作者:刘合群 时间:2017-11-07 点击数:

摘要:高教体制创新,是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跨越式发展的保障。破解高教管理的体制性障碍,消解计划经济的办学情结,淡化精英化的评价观念,能促使中国高等职业教育完成向优质教育等方面的跨越,从而适应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要求。

关键词:高教体制创新;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跨越式发展

中国高等职业教育的跨越式发展是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必然诉求,而高教体制创新是保障。众所周知,高等职业教育是工业化社会的产物,世界发达国家的高职教育已走完了由萌芽到成熟的历程。中国的高职教育仅仅发展了二十年,便和世界发达国家一道迎来了知识经济的新时代。中国的高等职业教育若走西方发达国家的发展老路,必然落伍,唯有跨越式发展才能获得生机。观念上的理解,人们己有共识;问题的解决,却要破解体制上的障碍。目前,我国高教体制创新的基本思路应是:改革指令式行政管理体制,按照教育与社会发展的规律,重构有利于高职发展的高教新体制;改革计划经济性的大学办学体制,按照市场运作规律营造高职办学新环境;改革精英化的高教质量评价体制,重塑社会欢迎的多维度质量评价新体系。通过体制创新,使中国高职教育实现由二流教育向优质教育、由单一领域向综合领域、由学科型模式向技术应用型模式的跨越。

 

一、破解高教管理的体制性障碍,重构有利于高职跨越式发展的新体制。

1.问题:高等职业教育是优质教育还是二流教育?

民间的答案是后者。官方的回答当然是不赞成世俗的见解,可现行的高教管理体制己将高等教育分为三、六、九等,高等职业教育很难有合适的发展定位。

2.高教管理的三大体制性障碍,造成高职教育的发展失衡。

其一,观念性障碍,显现出高职教育的二流色彩。老百姓说,普通高等教育培养的是白领,所谓劳心者治人者也;高等职业教育培养的是高级蓝领,所谓劳力者治于人者也。这本不足为怪,可高教管理却从经费投入、高校级别、招生就业诸多方面强化了“读书做官”的就是优质教育;读书做工的就是二流教育。其实这正是中国几千年来读书做官的思想观念在高教管理观念上的曲折反映,因此,观念不更新,高职教育发展难。

其二,运行性障碍,制约了高职教育的自由发展。行政部门的指令性管理运行模式,把高职教育的发展定位在专科上,希望它为普通高等教育拾遗补缺。其实这是把高职院校当作行政派出部门来指挥,无视其自由发展的重要性,忽视了其中市场经济发展中的灵活性,因此,它的运行当然就困难重重。

其三,发展性障碍,未将高职院校看作学术组织。假设高职院校不是学术组织,该如何发展?高等职业教育活动应该是在相应的学术组织中开展活动的,不能因为将其定位在较低层次而忽视了它的学术组织特性,否则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始终会摇摆不定,只能看着普通高等教育在社会中心热闹发展,而自己总是游离在社会边缘。

3.构建新体制,高等职业教育实现向优质教育的跨越。

新的高教管理体制应是中央调控,地方均衡支持;分类发展,强化院校自治;依托市场,鼓励有序竞争的管理模式。它促使高职教育以突现地方特色为抓手,实现向优质教育的跨越。

首先,淡化中央指令性管理,而加强方针、政策、法规上的调控,如尽快促使《高等职业技术学院法》出台,就能从客观上保障高等职业院校的发展。进而要求地方加大均衡支持的力度,在重视普通高教的同时,重视职业高教。

其次,新体制要转变读大学当白领的观念,树立读书做工的观念,缩短普通高校与高职院校在育人观念上的差别,力争使高职教育也成为社会认同的优质教育,为建设小康社会培养更多的优秀劳动者、建设者。因为优秀的劳动者,往往要靠优质教育来培养,高职教育正在此点上要实现跨越式发展。

优质的教育资源,即能实践终身学习理念,能让人永远生活得幸福的教育。优质的高等职业教育资源是提高就业率、提高就业满意率的教育。它是以人才的培养质量取胜,以适应社会发展需求而取胜的。优质的高等职业教育是不断提高层次的教育。它不再是单一的专科教育,还有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形成了一个高级应用人才的培养链,能有效地促进创新人才成长。优质的高职教育是不断创新专业的教育。科学知识的增长、技术科学的口新月异,要求现实社会中的新职业需要有新人才来承担,而培养能胜任新职业的人才之教育,便是优质的高职教育。

高等职业教育只要依靠创新体制,依靠自治的条件,利用自身的特色优势,就能上升为优质教育。

 

二、消解计划经济的大学办学情结,营造高职办学的新环境。

1.问题:职业高等教育能否享受普通高等教育等同的待遇?

建大学城,是当今中国城市建设的一个亮点。然遍观全国己建或在建的大学城,却很少接纳高职院校入城。究其原因,政府官员习惯于按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办大学是关键。他们为了保优质教育——普通高等教育,不惜在政策上给予倾斜,在土地资金上给予优惠,在人力上提供帮助,但对于高等职业教育则重视不够。故有人呼吁:像重视普通高等教育一样重视职业高等教育,不要人为地使高等职业教育陷入不平衡的办学环境中。

2.高职办学呼唤高等教育发展的公平环境

对于公平的理解,从经济学领域看,强调市场公平是指竞争机会均等,竞争者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按约定的规则比赛。“在伦理学上,公平(equality)更多地被理解为公平、正义(justice),在近现代的西方思想家那里,公平概念越来越多地被专门用作评价社会制度的一种道德标准,被看作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1]由此推之,公平环境,不仅有伦理学上的意义,更有社会制度的内涵。

中国是一个高等教育快速发展的国家,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高等教育都是需要的。高等职业教育是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构成要素之一,受到重视,应是不言而喻的。由于社会观念的影响,尤其是对读书做工的漠视,高职办学便受到挑战。优秀生源的缺乏早己是不争的事实,加上政府在高教投资上的马太效应行为,无疑又给高职办学形成了压力。处于弱势地位的高等职业教育,面对以上双重压力,渴望摆脱发展环境的失衡状况,心情是十分迫切的。

因此,为解决高职教育的发展环境,必须从管理体制的创新入手,淡化政府对普通高校的指令性扶持,强化市场竞争的良性互动机制,从招生、就业、质量评价等多方面着手,给高职办学营造一个公平的环境。从观念、管理、措施上来缩小优质高等教育与二流高等教育之间的距离,使中国的高等职业教育,能在大众化的进程中,紧密结合社会的进步而实现跨越式发展。

3.新经济增长点使高职办学实现由单一领域建设向综合领域发展的跨越

已走入社会中心的高等教育,社会的每一点发展变化都牵动着高校发展的每一根神经。如城市文化建设现已成为发达地区的新经济增长点,高等职业教育如何呼应社会的这个诉求呢?靠计划经济的指令性模式显然己落后于时代,必须靠市场经济的竞争性模式。新经济增长点的开拓,为高职教育发展提供了新机遇。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是21世纪初叶我们的伟大目标,这个目标的提出,加快了我国城市现代化的进程,也为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提出了新使命。这个新使命集中体现在要适应城市文化的需要。高等职业教育必须拓宽自身的发展空间,由单一为工业生产服务跨越到为城市现代化建设服务。

其一,新经济增长点使就业岗位增加,高职专业建设要创新。如在城市文化建设中,旅游业、烹饪业等服务行业的发达,要求高等职业教育在应用型专业的基础上提高层次,要做到高、精、深,要培养出有绝活的人才。

其二,新经济增长点,使服务范围交叉化,高职发展要综合化创新。城市现代化,包含有工业、经济、文化建设的现代化,各个领域均通过“城市文化建设”这个新经济增长点而交叉相融,高等职业教育当然不能只局限在工业领域中,而要在培养工业领域的高级应用型人才基础上,向综合化方向发展,培养城市文化建设所需要的高级应用型人才。

高等职业教育要适应新经济增长点的发展需要,只能靠市场,而不能靠计划经济的指令式扶持。公正、公平的发展环境是高职发展的关键。为此,消解计划经济的指令性扶持模式,促使高职教育走由单一向综合发展的跨越之路。

 

三、淡化精英化的评价旧观念,架构多维度的评价新体制

1.问题:教育行政部门公布的毕业生就业排行榜可有高职一席之地?民间搞的大学排行榜是否关注高职院校?

答案的差强人意,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原因在于精英化的评价标准,强化了高教体制的精英高等教育管理特色,眼睛只盯着普通高等教育,而忽视了高等职业教育的存在。其实,当中国高等教育步入大众化高等教育行列后,再用单一的精英化的评价标准来衡量所有高校,显然跟不上历史前进的步伐。

2.精英化评价的狭隘性与大众化高等教育的普适性

中国的高等教育,一直处于精英高等教育阶段,因此人们习惯于用精英化的评价标准来衡量高等教育质量。但勿庸讳言,当中国高等教育步入大众化阶段后,精英化评价的狭隘性就逐步暴露出来了,与大众化高等教育的普适性形成了矛盾对立关系,尤其不利于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

精英化评价标准的狭隘性一般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面窄,二是量小,三是类型单一,因此很难用它来评价大量的一般高校。虽然如此,但人们一说到评价,不论哪类高校,必以211大学为仿照标准。其结果是质量下降的喊声,此起彼伏,严重阻碍了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

而高等职业教育则有面宽、量大、类型众多的特色,主要是针对不同层次、不同追求的人群来展开的高等教育,因此其普适性的特征明显。既然是面向大众的高等教育,那评价标准就应根据培养目标来制定,既给人们指明明确的努力方向,有利于学生就业,同时也有利于社会认可高等职业教育的培养质量。

总之,高等职业教育要在普适性特点的基础上,淡化精英化的评价标准,架构科学的评价体系。

3.多维评价体系的构建,使高职实现由学科型教育向技术应用型教育跨越。

精英化的评价基础是学科型的教育模式,是以知识的多少为衡量标准的,而技术应用型的教育模式更注重动手能力的训练和提高。高等职业教育本应是后一种模式,但在指挥棒的指挥下,却走上了学科型的老路,完全陷入精英高等教育的旧圈圈之中,失去了高职的自我。为此,高等职业教育为适应市场对应用型人才的需求,应注重知识能力和实践技能的同步提高,故评价体系的构建应是多维度、多层面的,并不是单看知识一项。

空间维度:学校评价在新评价体系中占有较大比重,但还有校后评价,即学生毕业后的社会评价,这种教育阶段后的教育评价更易看出我们高等职业教育的利弊之所在。如高职毕业生的动手能力,社会评价效果远胜过学校中的评价。

时间维度:既注重终结性评价,更重视阶段性评价。终结性评价,对于学生来说只是结论性的,对于学校来说不利于改进教育,而阶段性评价则可以有利于教育的改进,二者的结合,可以更客观地评价高职的质量。

至于从文化素质、职业道德、实训技能、终身学习能力等方面的评价体系的构建,更是应用型高职教育的特色。

多维度的评价有利于打破学科型教育模式,摒弃只以知识学习作为唯一的评价标准的旧观念,构建全方位、多维度的评价体系,促使高等职业教育完成向技术应用型的教育模式的跨越,让高等职业教育的优势被社会所认可。

中国高等职业教育的跨越式发展,要有理论作保障,即解决形而上的问题;在高教体制创新时,也必须有问题意识,即解决形而下的问题。通过理论研究、体制创新来解决实践问题,是高职教育发展的需要,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需要。当高职教育成为被社会认可的优质教育之时,高级蓝领们的终身学习理念也会在实践中得到实现,那么高职教育就会通过培养优秀的社会主义建设者而实现新跨越,促使学习型社会与小康社会合为一体。

参考文献:

(1)翁文艳.教育公平的多元分析.教育发展研究,2001(3)

版权所有:广东技术师范大学职业教育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