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在校企合作中的作用探析 ——基于协同论的视角

作者:苗素莲 祝春 时间:2017-12-08 点击数:

摘要:从世界各国职业教育的发展经验和教育模式来看,校企合作是实现学校教育与用人单位对人才需求无缝对接的关键。目前,我国职业教育已进入从追求数量发展到提升内涵发展的转型时期,校企合作成为职业教育发展的核心战略,各职业院校积极争取与企业合作办学。然而,在实践的过程中,因缺乏相应的监督保障的有效机制收效甚微。因此,本文基于协同理论视角,通过对政府在校企合作中的作用分析,提出几点建议,促进校企有效合作以发挥1+1 >2的整体效应。

关键词:协同理论;校企合作;政府作用

作者简介:苗素莲/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副教(广州  510665)

      祝 春/广东技术师范学院硕士研究生(广州  510665)

《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纲要》指出,要加快发展职业教育,提高劳动者素质,努力使城乡劳动力人人有知识、个个有技能。职业教育是面向大众的教育,因此发展职业教育的主要责任在于政府。在校企合作过程中,政府应该扮演调整与协调的角色,使校企合作制度化,保证学校、企业相互支援,共同受益。但目前,政府有关部门虽然积极倡导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但还缺乏有效推动和规范校企合作的法律、法规等制度安排;相关部门还没有建立专门的校企合作机构负责组织、协调、监督、考核等,也即是说校企合作的自组织系统远未形成,导致校企合作并未取得理想效果。因此,本文试图结合协同理论,探析政府在校企合作中的职能作用,从而推动校企合作的深度发展。


一、协同理论

协同思想源远流长,从词源上分标“协同”(synergy)一词最早来源十古希腊,意为“协调合作”。管理学界,有关协同的概念最早由H·伊戈尔·安索夫( H. Igor Ansoff)在1965年出版的《公司战略》一书中提出,他认为协同是公司战略的一个要素,同时提出了协同的经济学意义。即协同表达了1 +1 >2的理念,也即企业的整体价值大十企业各独立组成部分价值的简单总和。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协同学,则是由德国著名物理学家赫尔曼·哈肯(Hermenn Haken)创立。哈肯把“协同”定义为:系统的各部分之间相互协作,使整个系统形成微观个体层次所不存在的新质的结构和特征。[1]协同学主要研究远离平衡态的开放系统在与外界有物质或能量交换的情况下,如何通过自己内部协同作用,自发地出现时间、空间和功能上的有序结构。任何复杂系统,当在外来能量的作用下或物质的聚集态达到某种临界值时,子系统之间就会产生协同作用,发挥出1 +1 >2的协同效应。协同论主要有两个观点:1、协同效应,指的是在复杂性系统中,各要素之间存在着非线性的相互作用,当外界控制参量达到一定的阈值时,要素之间互相联系、相互关联代替其相对独立、相互竞争占据主导地位,从而表现出协调、合作,其整体效应增强,系统从无序状态走向有序状态,即“协同导致有序”;2、自组织原理,协同论的自组织原理旨在解释系统从无序向有序的演化过程,实质上就是系统内部进行自组织的过程,协同是自组织的形式和手段。协同系统要实现自组织过程,就必须具备自组织实现的条件:(1)系统必须具有开放性,能与外界进行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流,确保系统具有生存和发展的活力;(2)各子系统的相互作用必须是非线性的,协调合作,减少内耗,充分发挥各自的功能效应。

依据协同学理论,我们可以把校企合作看作一个协同系统,企业、科研院所和高校则是组成这个协同系统的众多子系统,而政府独立于系统之外,是校企合作协同系统的外部控制参量。在中国,政府作用则是校企合作最重要的外部控制参量。根据协同理论,当外界控制参量达到一定的阈值时,系统内部各要素之间就能互相协调与合作,整体效应增强,从无序走向有序的状态[2]。换句话说就是,在现实中校企合作还没有形成我们所期待的自动自发合作的自组织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强化政府的作用这一外部控制参量来帮助系统内部各要素行为的改变,促使系统自组织的逐步形成。与世界很多国家相比,中国政府历来是很有权威的。强化政府作用无疑应成为促进校企合作自组织形成的首选。因此,政策推动、资金扶持、激励措施等一系列政府在校企合作中的作用都可以作为控制参量,来促进校企协同自组织的形成。


二、政府在校企合作中的作用分析

从协同理论分析,当系统外界控制参量达到一定的阈值时,系统就会从无序发展到有序。因此,要促成校企合作协同发展,促进校企合作深度融合发展,发挥出1 +1 >2的协同效应,通过改变校企合作的外部条件政府的作用,将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校企合作中政府的作用主要包括宣传引导,投入保障,组织协调,创建平台,监督评估的作用。[3]

(一)宣传引导

由于“重文轻技、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职业教育从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处十弱势,职业教育的社会认可度很低。要改变职业教育的这一处境,政府的宣传引导作用不可少。

1.舆论宣传

充分利用广播、电视、报刊、网络等新闻媒体,广泛宣传党和政府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政策措施,宣传职业教育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劳动就业等方面的重要性,积极地表彰先进技术工人,提升技能型人才的社会地位,以便形成尊重劳动、崇尚技能的社会氛围,从观念上改变人们对职业教育的认识。

2.政策引导

国内外职教发展经验表明,对校企合作的推动,要在市场机制下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在政府的指引下,完善校企合作的各种法制法规,通过实行税收减免政策、银行贷款上的政策倾斜等方式,鼓励企业、行业积极开展校企合作,主动为职业院校提供实习实训基地,主动与高职院校共同商讨人才培养方案、共同培养高技能人才,为校企合作的顺利进行提供良好的环境土壤。

(二)投入保障

经费严重不足,是制约我国职业教育发展,遏制校企合作深度发展的的主要因素之一。《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中指出,各级人民政府要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支持力度,逐步增加公共财政对职业教育的投入。解决高职教育资金投入问题,可以利用市场机制多渠道筹措,但政府公共财政的投入应该发挥主导作用。各级政府要建立发展职业教育的资金投入机制,如建立职业教育发展基金,从教育附加或企业的职教经费中提出适当比例,专项用于职业教育产学研合作实训基地的建设。

(三)组织协调

从校企合作的执行情况来看,多数是校方一头热,企方积极性不足,加之政府保障措施不到位,校企合作处十浅层次、狭广度、短时间的一种合作形式,难以形成一种成熟且长效的运行模式。从校企合作的目的来看,职业院校需要从企业获得资金的投入,高级技术人才的教学指导,学生实习的安排,而企业,则希望通过提供实习机会削减用人成本,获得校方技术研发上的支持等。校企双方存在不可避免的矛盾,从而需要政府的介入,也只有政府部门直接参与校企合作,通过建立相应的组织机构,组织、协调校企合作教育,才能使企业和学校都从校企合作中获益,才能促进校企合作深度融合可持续发展。

(四创建平台

在校企合作中,学校和企业来自两个不同的系统,校企双方的互动过程需要中介平台的支持。美国创办“美国高校大学——企业关系委员会”、法国成立“教育——企业土作线”和“教育——经济高级基金会”、英国专门成立“培训与企业委员会”(TFC)等,以促使企业积极参加职业教育。因此在校企合作办学过程中,地方政府可以根据当地经济的发展需求,拓展政、校、企沟通平台,共建信息中心、技术创新中心、人才交流中心、令项资金管理中心等,实现资源共享,完善校企合作平台,促进地方经济发展。

(五)监督评估

校企合作是职业院校培养人才水平评估的重要指标。政府的监督职能作用,不仅可以保证校企双方沿着既定的合作目标、内容、方式等运行,督促校企双方承担自己的合作职责,履行自己的义务,还可以通过对校企合作成果的评估验收,对校企合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咨询与指导,为校企双方提供咨询服务和必要的协调,促使校企双方实现自己的利益,确保工学结合人才培养目标的实现。


三、政府促进校企合作的几点建议

随着校企合作集团式发展模式的不断推进,学校、企业、行业、政府已形成了紧密的四方联动机制。政府引导对校企合作协同发展,有着巨大的推动和保障作用。在此,对政府参与校企合作办学提出几点建议:

(一)通过立法对校企合作予以支持

在立法上,中央政府、教育部出台的一系列引导、鼓励高职院校开展校企合作教育的政策,仍然停留在宏观政策层面上,还没有建立起权威的、完整的校企合作教育的法律法规,更没有具体的规则或指导手册等操作层面的东西。特别是对校企合作教育中企业行为、企业责任权利如何界定,更没有明确规定。健全的政策主要包括财政、税收、信贷、价格、奖励等方面,使校企合作项目能得到较大的财政支持、优惠的税收、低息的贷款、灵活的价格,并制订《校企合作法》等相关法规,把校企合作纳入法制化管理,用法律法规来限制校企合作中的不良行为,用立法来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保障各方的合法权益,特别是要注意知识产权的保护,处理好校企合作中创新成果的产权归属,保护创新者的利益。

(二)通过设立基金拨出令款对校企合作予以支持

政府令项资金是校企合作中资金的重要来源之一。由政府直接投资,一方面可以减小企业技术创新的风险,增大企业参与创新的动机;另一方面也能缓减校企合作中资金的缺乏。在资金投入上,虽然国家在“十一五”规划中承诺,由国家财政拿出140亿元用于支持职业教育发展,地方政府还有配备资金出台,[4]但是这些资金主用于职业院校的实训中心建设,对校企合作教育的资金支持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地方政府对中央投入的专项资金给予配套,对积极参与校企合作的企业给予税收与政策优惠,建立职业教育发展基金,职业院校、企业和地方政府共同成立校企合作基金管理小组,制定《地方政府校企合作基金使用管理办法》,校企合作基金管理小组按照《地方政府校企合作基金使用管理办法》负责对校企合作基金进行管理和使用,并定期向学校、企业地方政府提交年度工作总结报告。

(三)通过积极组建职教集团对校企合作予以支持

各级政府还没有建立令门的校企合作教育的组织协调机构。仅仅依靠教育主管部门的沟通是不够的,因为校企合作教育涉及到众多的企业、众多的政府主管部门。因此,在政府统筹、规划指导下,组建职教集团,由若干个学校、行业与企事业单位组成,各参与成员都有独立的法律地位,实行会员理事会制。集团设最高权力机构理事大会、执行机构常务理事会和秘书处等机构。集团成员以来自政府为主的正副理事长、正副秘书长和职业院校的招生、教学、科研、就业、生产基地和实训基地负责人为主,吸收行业、企事业单位的负责人组成,在理事大会的领导下开展土作。秘书处设在职业院校,是集团的常设机构,具体负责集团的日常土作事务。职教集团各成员身份平等,互担风险,利益共享,有效的促进校企合作的可持续发展。

(四)通过建立对话交流平台对校企合作予以支持

在目前社会中介和科技服务机构还不完善的情况下,政府要及时发布人才需求信息和趋势、地方产业的发展状况与趋势、校企合作项目等信息,用以指导职业院校的改革和发展以及校企合作工作。校企双方合作应在政府主导下,利用政府强大的信息网络优势,加强校企信息交流的创新网络环境的建设,建立和完善科技信息平台和科技中介服务机构,加强信息共享平台搭建土作。同时应以政府为主导,促进校企联席会议制度的创建,统筹校企合作规划、资源配置、经费保障、督导评估等方面的作用,定期研究、沟通协调解决校企合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进一步促进校企合作中信息的流通和传递,提高校企合作的效率。

(五)通过完善评估监督机制对校企合作予以支持

为保证校企合作取得良好的效果,政府在监督和保障校企合作时一,必须成立校企合作评估中心,完善评估监督机制。首先,建立一套科学的质量监控与评价体系。包括评估内容、评估标准、评估统计方法等。二是要建立评估组织机构。以政府部门为主,企业、学校、行业等单位组织成立令门的机构来负责实施。三是规划评估的实施过程。校企合作是一个复杂的大系统,评估实施过程需要合理的设计、规划和组织。只有合理、有效、有序的组织评估工作,才能使评估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和利益价值。

“校企合作、工学结合”是职业教育内涵建设的必由之路,也是高职教育发展的必由之路。校企合作通过第三方政府的介入,进行统筹规划、指导、协调和监督,并提供政策和财力支持,这是校企合作深度融合、地方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


参考文献

[1]【德】赫尔曼·哈肯.协同学:大自然构成的奥秘[M].凌复华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

[2]肖艳.协同学在研究生培养中的应用——基于“上海研究生联合培养基地”的研究[J].教育发展研究,2007 (1) : 7173.


版权所有:广东技术师范大学职业教育研究院